本文作者:青衣流连

第一阅读・老西宁:韵家口揽烧柴

青衣流连 2019-05-18 07:35:25 827 围观 145 评论

  上世纪60年代,我在西宁东郊韵家口小学上学。农村的孩子早当家,一般十来岁年纪的孩子,生活的重担已经过早地压在他们肩上。那个时候一般家庭日常做饭和过冬的燃料全靠柴草解决,能烧得起煤的人家不多。大人们每天忙着在生产队挣工分养家糊口,解决家庭燃料的问题全落在了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身上。我们有时间就打柴、拾粪、捡树枝,把凡是能当燃料的东西都往家里拾掇,像一群忙碌的小蚂蚁。

  每当树叶飘落的时候,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收获的季节。我的故乡韵家口村坐落在湟水河与沙塘川河交汇的地方,河边有大片大片的树林,有榆树、柳树、沙枣,更多的是杨树。秋风一吹,地面上的落叶厚厚铺了一层,像铺着柔软的绒毯。我们在落叶上打滚、喧闹,聚在一起将一本《革命歌曲大家唱》中凡是会唱的歌都唱了个遍,看看天色不早,才开始扫落叶。

  我们扫落叶的工具是特制的,折几根柄长且分枝均匀的狗牙刺,扎成用着趁手的小扫把,在根部缠上旧布,扫起树叶可带劲了。由于枝条带刺,能很顺利地将凹凸地面的树叶搜罗起来扫成堆。我们分头占据一片领地,用不了多久便会堆起一座座小山。

  成堆的树叶看起来很多,其实一压实就没有多少分量。我们背的都是芨芨草编的背篼,容积不大,要想办法才不至于白忙一场。我们两个人扶着背篼,一层一层地装,让一个小孩子站在背篼里用脚跺,这样压实了便有了分量。又折来柔软的枝条,沿着背篼口四周密密地插上一圈,形成一道围栏,继续往里面压树叶。直到差不多了,将树枝梢子围拢在一起拿绳子扎住,背篼上面便多了一座小丘。大家轮流着帮忙,把每个背篼都装得沉甸甸的,抱起背篼,沿着小路,排成长长的一队,前呼后应地往家里走。

  从树林到村里有好长的一段路,中途要歇息好几次。有时遇到可以依靠的坡坡坎坎,便可以撑着休息一下;有时一路上尽是平地,便只能硬撑着咬牙挣扎。常常是一进家门就连人带背篼一起仰躺在地上,那肩臂被勒的时间太长都麻木了。

  扫回来的树叶必须晒干了才能存入草房,否则会发霉腐烂。背篼上的围栏一拆除,被压的树叶倾泻而出,一背篼树叶竟有那么一大堆。新鲜的树叶引来一群赴宴者,小羊、兔子你争我抢地挑捡美食,几只鸡也凑热闹,尽管找不到虫子,也把树叶刨得哗哗直响。

  晒干的树叶存放在草房的一角,这廉价的燃料由于我们多日的劳动而收获颇丰,足够烧几个月的。那时农村家家砌着土灶,安着风箱。母亲做饭我烧火,右手有节奏地拉着风箱,左手不时一把把地将树叶投入灶膛,树叶极易燃烧,那火焰紧贴着锅底,有时猛不丁会冲出灶门,几乎烧掉人的头发和眉毛。燃烧的树叶发出一股特殊的香味,与饭菜的香味融合在一起在厨房里飘溢。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给家庭带来的温馨,我心中涌动着对大自然恩赐的感谢之情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本文作者:青衣流连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hucvinh.com/html/disp.php?id=3 发布于: 2019-05-18 07:35:25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。

赞( 179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有 827 人围观) 145 条评论, 参与讨论
村口西凉花 游客 2019-04-26 11:15:45 板凳 回复
还行吧。
染就荼蘼 游客 2019-04-26 11:14:28 椅子 回复
新主题看着怎么样?
书到用时方恨少 游客 2019-04-26 08:34:19 沙发 回复
众说纷纭啊。
似梦似幻 游客 2019-04-26 06:17:59 凉席 回复
谢谢支持,谢谢理解!
迴卟箌旳過去 游客 2019-04-26 03:12:59 地板 回复
可以试一下这种方法